药品降价与禁烟的联想还是要按市场规律办事

400-820-9123

24小时服务热线
行业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知能医学模型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

药品降价与禁烟的联想还是要按市场规律办事

 
  整体协同、逐步推进,是早已预见的新医改现实路径。整体协同必须考虑产业的接受程度,降低药价还是要从断绝医生与药品利润之间的关联入手,没有高价药的市场需求,自然无需政府费尽心思来降价,按市场规律办事仍是解决医改这个复杂问题的重要原则。

  药价能够一步到位降下来吗?这个问题其实很像在中国考虑禁烟的得与失。在政府补偿不足、医疗机构仍需靠卖药补偿亏空的时候,反复提药品降价,与烟草工业提供大量就业和税收的情况下,提出全面禁烟一样,显得乏力。毕竟,这已经不是一个单因素的取舍问题。

  在又一轮曝光暴利药的舆论风暴中,药品价格管理政策高调登场,欲将药品价格硬砍一大截的政府态度昭然若揭,资本市场医药板块也停止了持续的涨势,掉头向下。不过,药品价格真的能够按照制度设计再降一大截吗?

  笔者认为,仅靠政府定价制度恐怕难以达到理想的结果。因为拉动药价取高不取低的体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作为最主要药品销售终端的医疗机构对药品仍有逐利需求。

  缺乏政府补偿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作为医改的主体,被寄予厚望。但是,没有解决补偿机制这个根本问题的医疗机构,目前仍要依靠自己创收来养活自己。企业之所以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仍努力提高自己的产品定价,甚至对纳入医保目录的产品逆势提价,是因为有市场需求,高价药符合目前的市场游戏规则。

  在解决医改最为关键的医疗机构改革问题上,政府并没有拿出一个执行性很强的统一指导意见,而是在16个不同发展水平的城市开展试点。在以基础医疗为主的中国新医改中,药品尤其是基本药物的使用,必将成为医疗卫生总支出的重要部分,单独降低这个成本似乎能够看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在整个药品流通渠道中占有最优势地位,同时也分去最大利益的医疗机构肯定损失最大。于是,利润损失再度转嫁,迫使产业上游的工业企业再去寻找新的高毛利品种,低价药被排挤和淘汰掉,药价仍然难以降下来。

  禁烟之难,除了经济上的权衡,还有历史遗留问题——观念上的问题。身为健康守护者的医生有的也吸烟,这给了反对禁烟者一个口实,健康与禁烟无关。所以卫生部坚决要求医院禁烟,自我做了表率,再进一步要求全社会禁烟。

  药品价格的调整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列入医改试点的诸多城市,多为核心城市,药品价格调整带来的影响更大,恰恰需要它们进行大胆试点,这样获得的经验才具有参考价值。也需要它们在整个城市范围的医疗改革试点中,全面考虑降低综合医疗成本的可执行方案,而不是简单地重复“头痛医头”甚至“头痛医脚”的做法。

  说来说去,药价问题绝不仅仅是高者降之这样的简单公式套用即可的,医改难题当然也不是短时间和单一政府部门的政策便能解决的。整体协同、逐步推进,是早已预见的新医改现实路径。整体协同必须考虑产业的接受程度,降低药价还是要从断绝医生与药品利润之间的关联入手,没有高价药的市场需求,自然无需政府费尽心思来降价,按市场规律办事仍是解决医改这个复杂问题的重要原则。 (责任编辑:魏小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