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药集团高调豪赌

400-820-9123

24小时服务热线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知能医学模型 > 资讯中心 > 企业新闻 >

哈药集团高调豪赌

 

 

  辉瑞已整合资源推广新产品

  哈药借用渠道的效果或有限

  7月8日,养殖户老杨参加辉瑞公司在佛山的一场产品推广会。他惊讶地发现,这场会主要是推广气喘苗瑞富特(RespiFendRMH),瑞富特是原富道公司(属惠氏公司)的产品。

  听了介绍,老杨才知道,原来惠氏公司被辉瑞收购了,而辉瑞的气喘苗瑞倍适、瑞倍适-旺已经卖给了哈药集团。

  老杨是辉瑞公司的老客户了,一直使用其气喘苗瑞倍适,对瑞倍适很熟悉。老杨有些拿不准,到底是听辉瑞技术人员的话,换成瑞富特,还是沿用原来的瑞倍适。

  他拿起宣传资料认真研究,立即发现微妙之处。在瑞富特的功能介绍里面,特意标明:“不激发猪圆环病毒”。老杨顿时笑了,这不就是瑞倍适被人指责的缺陷吗?

  老杨和身旁的同行交流了一下,两人都觉得此事很有意思。以前辉瑞在推广瑞倍适、瑞倍适-旺时,有其它公司的技术员声称,“此产品不利于在圆环病毒病多发的环境中使用,甚至容易激发圆环病毒病”,而辉瑞的技术员批驳为“竞争对手的污蔑”。而今,辉瑞把它们卖了,推广原富道公司的瑞富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说明书似乎在暗示什么。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老杨决定,辉瑞的技术服务力量强大,为保险起见,还是跟随辉瑞走比较好。

  据了解,类似这样的技术推广会和产品推广会,辉瑞公司正在发起,其目的很简单,尽管辛辛苦苦培育的瑞倍适系列被剥离出去,但他们希望凭借辉瑞的资源,要扩大瑞富特的市场份额。

  经销商阿忆最近也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

  阿忆代理辉瑞的产品有不短的时间了,近日,他遇到不大不小的困惑。辉瑞公司在竭力宣传瑞富特系列,希望说服原有客户改换产品。但用什么理由说服养殖户?阿忆觉得,不能太功利化,刚刚放手,就直截了当说原有产品不行,会给客户不好的印象。更何况,包括他在内的许多经销商还在同时代理双方的产品。

  据了解,目前,哈药借用了辉瑞的经销渠道,经销商可同时销售瑞倍适系列和瑞富特系列。

  阿忆坚定地认为,至少在未来3年之内,两种产品都是辉瑞公司生产的东西,从质量本身来讲,瑞倍适系列与瑞富特系列都是不错的,也各有客户群体。站在经销商的立场,他更希望维持现状,即同时销售辉瑞与哈药的两套产品。“没有人会嫌多一种选择。”

  截至目前,辉瑞公司并未要求他只能经销瑞富特。他并不敢肯定这种状态未来是否会有变化。不过,作为辉瑞公司全力扶持起来的经销商,阿忆坦言,辉瑞的实力强大,一旦辉瑞的策略作出调整,他必然跟随。

  另据业内人士透露,自2009年9月商务部作出裁决,要求辉瑞公司在中国大陆剥离瑞倍适业务后,辉瑞公司已经开始大规模调整经销商,为新的业务做铺垫。

  博美动物药品公司技术总监龙建勇原本代理富道公司的疫苗,去年底他被辉瑞公司排除在新的经销商群体之外。他对南方农村报记者分析,辉瑞现有的渠道即使被哈药借用,效果也不会太好,因为辉瑞要推广自己的瑞富特,必然会对自己一手扶持的经销商做一定要求。

  江苏省农科院兽医研究所的邵国青博士是专门研究猪气喘病疫苗的专家,他分析,业内公认,辉瑞公司的成功主要在于其强大的营销团队和服务能力,虽然哈药可以借用辉瑞的渠道,但由于辉瑞要推自己的产品,其营销团队和服务能力不太可能为哈药所用,相反,两家一定会暗地里竞争,而哈药很可能占劣势。

  据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瑞富特产品占中国市场份额11.4%,仅排在瑞倍适系列和英特威产品之下。一位经销商甚至认为,据他了解,瑞富特的产品投诉率要低于瑞倍适,辉瑞剥离出去的东西,实际上市场份额早就在下降了。

  需10年才能收回投资

  哈药是否在做亏本生意?

  6月10日,在媒体说明会上,哈药生物疫苗有限公司总经理韩耘信心百丈。他在演讲词中表示,“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发展和扩大两个高端动物疫苗产品在中国大陆市场上的发展,并在充分消化吸收先进技术的基础上,实现再创新。”

  据了解,哈药集团旗下的哈药生物疫苗有限公司是我国动物疫苗领域的强势厂家之一,主要集中于禽疫苗。一份来自水清木华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指出,2009年我国动物疫苗市场约62亿元,排名前列的五大公司市场份额分别为,中牧股份30%,青岛易邦13.4%,金宇集团9.1%,哈药疫苗8%,天康生物6.2%,成都天邦1.2%,其它公司占32.1%。

  这就意味着,即使没有猪疫苗,哈药集团的市场份额已经比较大,如果再进军市场更大的猪疫苗,哈药将更加强势。

  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这笔5000万美元的交易,大多数业内人士都表示,价格太高,远远超出瑞倍适本身的价值。

  业内流传的一个说法很能作证此观点:在最终参与竞购的四家公司中,中牧股份的出价为3000万元/年,按3年算为9000万元人民币,不到哈药出价的1/3。中牧股份是辉瑞公司在中国的总代理,双方关系密切,业内原以为瑞倍适会花落中牧,但结果令人意外。

  “虽然哈药有钱,但这是一个天价交易。”邵国青很坦率地认为。

  南京天邦广东技术总监曹海涛表示,他所接触的大多数人都觉得,“哈药太有钱了,居然掏这么多钱买瑞倍适。”

  辉瑞的经销商阿忆也坦言,哈药出5000万美元,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让人大吃一惊。

  据了解,尽管支原体肺炎在国内猪场发病的比例达到90%,但由于该病并不会直接导致严重的猪死亡,所以养殖户对之并不十分重视。而近年来,猪病日趋复杂,蓝耳病、口蹄疫、猪瘟等大型疾病频频爆发,牵制了养殖户的精力和投入成本,绝大多数猪场都不愿意打昂贵的猪气喘苗。哈药集团总经理姜林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承,国内只有6%的生猪接种了猪气喘苗。

  商务部2009年第77号公告称,辉瑞的瑞倍适和瑞倍适-旺占据了中国大陆38%的市场份额,远高于其它厂家的疫苗(第二名为英特威,占18.35%)。据媒体公开报道,辉瑞2009年的气喘苗销售额为7000多万元人民币,以此反推,国内猪气喘苗蛋糕只有约2亿元。

  记者采访的大部分人士认为,瑞倍适的市场份额之所以奇高,并不在于这一产品特别优秀,而在于辉瑞的营销团队和服务能力。一旦哈药接手,其市场份额很可能大幅度下降。即使哈药保持了7000万元的销售额,按照100%的利润额,每年挣3500万元纯利润,单单要挣回5000万美元的竞购投资,也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

知能医学模型制造中心温馨提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有侵权现象请联系管理员来删除。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