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零售业新医改

400-820-9123

24小时服务热线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知能医学模型 > 资讯中心 > 企业新闻 >

药品零售业新医改

 

      记者昨日获悉,在14家浙江共同体会员单位中有3家公司达成协议成立实体公司。3家公司各自出资500万元作为向上游购买药物的预付款,并分别派人组建公司决策层。

   据了解,浙江社区医药服务共同体已与21家上游核心客户签订了产品经销协议,与14家医药商业会员单位和非共同体的15家医药商业单位签订了分销协议。此外,还与多家物流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

  尽管浙江共同体实现了产权联合并拥有资金流、物流等丰富的资源,但是,业内人士指出,导致以往众多松散型联盟生命力短暂的利益分配问题仍然是紧密型联盟面对的核心问题。京城多家药品零售企业负责人均表示,企业联盟往往愿景美好,但是联而不盟导致的执行难是通病。北京金象大药房董事长徐军表示,根据以往出现的联盟发展经验而言,诚信问题、利益不一致等问题导致真正运营成功的联盟寥寥无几。

  据北京德威治大药房副总经理王志军介绍,连锁药店最早的联盟是贵州的PTO联盟,北京也有金百合联盟,还出现过药品批发商、物流企业参股的联盟组织,但是终因利益分歧致使联盟组织中途“夭折”。北京医保全新大药房总经理李庆福表示,药店联盟最初大多以采购联盟的形式出现,意欲通过“抱团”增加对上游药品生产企业的话语权,但是由于药品具有专利技术的特殊性,药店联盟不会以失去市场为代价来联合抵制具有某项医药专利技术的药品生产企业,因此大多联盟都收效甚微。

  一位从事多年药品零售的业内人士表示,新医改后,中小型药品经营企业生存压力骤然增加,但是松散型联盟模式对于中小型企业而言,只是“看起来很美”,而加入后由于组织松散、执行力不够则成为“鸡肋”。该人士指出,目前全国各地出现通过股份制方式组建的紧密型联盟模式,但是上下游链的联盟企业能否创造共同价值、而不是强调单独某一环节的利益追求是共同体模式持续发展的动力,并且在“共苦”后能否继续“同甘”仍是紧密型联盟面临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