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业反腐升温 北京有医药代表被检察机关带走

400-820-9123

24小时服务热线
行业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知能医学模型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

医药业反腐升温 北京有医药代表被检察机关带走

 

    对医疗行业每年的例行检查,在今年5月下旬,突然升级。

  本报独家获悉,中纪委监察部和卫生部目前正牵头对全国范围内的医药企业展开行贿调查,相比往年纠正医疗行业不正之风的检查,今年更为深入和严厉,尤其是在对医药企业的账目进行审查时。

  “各地的检察机关也有参与,目前北京已有三四名医药代表被检察机关带走,限制活动,正在让其交代问题。”一位药监系统知情人士告诉本报。

  今年以来,医疗行业频频爆发负面事件,从山西、江苏疫苗造假,到卫良等5名药监官员被批捕,再到药监局副局长张敬礼被“双规”,一系列事情的发生,使公众对医疗行业发出更多的质疑声。

  业内人士猜测,也许是为了整肃行业和彻查腐败,例行检查才会升级。

  反腐升级

  “最近风声不对,很不对,你们不觉得吗?”江苏一家制药企业的胡经理在谈及此事时,声音有点异样。

  多位医药界人士告诉本报,针对医疗行业的不正之风,每年有关部门都会例行检查,但“今年的调查有点不一样,也许会有大动作出现”。

  本报获悉,目前正在展开的调查,由中纪委监察部和卫生部主抓,调查的重点是医药企业的行贿问题。

  “如向谁行贿了,行贿了多少,行贿人帮忙摆平了什么事情等。”知情人士透露,在目前的彻查中,调查组会要求医药企业交代“有问题”的招待费出处。

  以往,有关部门对一些企业的账目季度核查时,没发现大问题就结束。制药企业的账也做得很聪明,一般只要票对上就没事。

  “但今年,核查比以前认真起来。稍微有点不对就会被问上半天,明显感觉在慢慢地收紧。”北京一家医药集团的人士称。

  除了审查医药企业账目,这次调查还将关注点聚焦在部分医药代表身上。一般来说,如果医药代表行贿,那么医药代表所属的公司就是行贿的主体,调查组可以顺藤摸瓜,调查该公司是否有行贿其他医药系统人员及领导的情况。

  一位药品批发公司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北京的检察机关已经对几名涉嫌行贿的医药代表实施了限制自由等措施,但目前尚不清楚其所在的医药公司名称以及所代理的药品种类。

  密集调查

  业内人士分析,导致此次检查升级,是三个阶段事件层层递进的结果。

  首先是国家药监局卫良等5名官员被批捕。这5人由于医药企业的举报而被查出存在严重违纪,收受贿赂等问题,随后医药企业生产的药品质量问题不断暴露出来,有关部门对可能涉及到的一系列事件进行了调查。

  就在此次调查还未收官之时,山西疫苗、河北和江苏两家生产的人用狂犬疫苗被曝出存在人为造假的问题,调查组同样介入调查,相关责任人有的被免职,有的被追究刑事责任。

  “据说这一次调查的结案材料有关人员还未来得及写,药监局的副局长张敬礼又被查出问题双规。”北京市检察机关一位人士透露,直到目前,张敬礼事件仍在调查阶段。

  也许是医疗行业在这个时间段爆发的问题太过集中,相关部门开始决定将检查升级。

  事实上,在5月份卫生部的一次会议上,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以及国务院纠风办主任马 就透出了这次调查的口风。

  马 在会上直言,当前老百姓对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领域的一些现象还不是十分满意,特别是对于药价虚高和医务人员收受红包、回扣等问题仍然意见很大。她要求把专项治理与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相结合。

  卫生部部长陈竺当场表示,卫生部一定切实负起牵头部门的责任,把纠风工作抓出实效,加强监管医疗机构价格和收费问题,同时严肃查处违纪违法问题。

  受贿环节

  “医药行业是个很封闭的圈子,很多医药代表和医生都是一个利益圈里的。”一位医药公司的分包商告诉本报。

  对于医药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获得药品上市的资格。

  目前,中国的药品分为两种,新药和仿制药品。“新药的上市时间虽然没有限制,但至少要经过10年以上的不断试验和改进,而且如果实验量上不去,时间耗到10年以上也不被有关部门批准。”上述人士表示。

  仿制药品的上市时间会缩短,因为新药上市时基础实验已经做过,仿制出来后会直接进入三期临床,从医院小范围的实验开始,“选取五六家医院,这个时间至少3年。正常的完成需要四五年,再加上审查2年共得7年时间。”

  十多年也好,四五年也好,对于企业来说,就是一个时代的改变,这些年足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一些医药企业绝对不会老老实实地等。

  “这时,部分医药企业就会找到有关领导,将实验量、试验情况作假账通过。有的六七年时间会缩短为2年。也就是说,通常,在2年试验期过后,在初期临床没有大的问题的情况下,就会被省略其他环节。”知情人士透露。

  即使当药品被发现存在副作用或质量问题时,也是在使用环节。如果一些药品副作用很大,会被医院方面、药监部门责令停止使用。

  “但在责令停用的过程中,腐败的现象会再度出现。通过关系和权力的疏通,该药品就可以被继续使用。直到出现医疗事故,或者该药品的毒副作用被媒体曝光时,有关人士的受贿渎职行为才会被牵扯出来。”一位医药界人士告诉本报。

  也就是说,医药企业在完成上述两个环节过程中,都将会有金钱的支出。

  “调查组会检查这些药品上市支出的费用。如一个仿制药品正常上市需要10万,但药企的账目上是15万,或者更多。这时多数制药企业会写成招待费、活动费、旅游费,这就是所谓‘问题招待费’的来源。”知情人士称。

(责任编辑:魏小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