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代表收买医院信息管理员

400-820-9123

24小时服务热线
急救知识
您当前的位置:知能医学模型 > 资讯中心 > 急救知识 >

医药代表收买医院信息管理员

 

  医药代表派出“间谍”刺探情报

  4名被告人,有3名来自杭州各大医院。这是一个由医药代表(医药企业)通过1名叫李黎的男子撒下的大网,其目的就是为了打通医院相关环节,使自家的药品能顺利进入医院。

  昨天上午,一起波及杭城多家大型医院的商业贿赂案在上城区法院公开审理。涉嫌受贿的3人分别为原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计算机中心主任李锋;原浙医二院财务科副科长夏忠科;原省儿保医院信息科工作人员周小波。

  此前,与本案的其中一名被告人李黎有染并受到法律制裁的,还有省中医院和市中医院药剂科和计算机中心的相关人员。

  检察官指控材料中提到,2004年至今年4月,李锋在担任市一医院计算机中心科员、副主任、主任期间,单独或伙同浙医二院财务科副科长夏忠科、省儿保医院信息科工作人员周小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为李黎提供所在3家医院的医生处方用药量信息,并收取好处费。

  33岁的李黎,原本是市一医院计算机中心工作人员,后来担任中心主任的李锋是他的徒弟。

  2004年,李黎从单位辞职。案发时,他的公开身份是一家IT公司的副总,但李黎的另一个隐秘身份是医药代表(医药企业)派出的“间谍”。

  李黎所要做的工作,就是帮助医药代表准确搜集各家医院医生处方用药量信息,这样,医药代表就可以弄清竞争对手的销售情况、销售手段,从而有针对性地“各个击破”。

  为了扼住药品回扣的源头,杭州各家医院都把医生处方用药量(以下简称统方)的数据列为保密数据,并采用了各种保护方法,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加强计算机信息安全防护,有的医院还与计算机信息中心相关人员签订保密协议。

  为了弄到这些“统方”数据,医药代表会想尽办法。而在医院计算机信息中心工作过多年,对这个圈子很熟悉的李黎,无疑是打进医院内部的最佳人选。

  金钱开路,医院信息人员纷纷“沦陷”

  “一起在医院上班时,他对我特别好,即使他后来离职了,我们也经常一起吃饭娱乐。”李锋这样形容他与李黎的关系。

  李锋说,他与李黎也常有经济往来,他向李黎借过一笔30万元的巨款,但李黎从未向他催讨过。

  正因为这层关系,李黎想要市一医院的“统方”数据,李锋并没有反对。李黎甚至还提出要省儿保和浙医二院的“统方”,李锋也答应了。

  李锋找到在省儿保信息科工作的大学同学周小波,以及以前因工作关系认识的浙医二院财务科副科长夏忠科,暗示对方,如果能提供“统方”信息,将给予一定好处费,周小波与夏忠科没有拒绝。

  周小波与夏忠科提供每月的“统方”信息数据,李黎通过李烽将好处费交给对方,基本标准为每个药品1个月用量的数据为200元。

  起诉书显示,李烽从李黎那里前后拿了近40万元,其中分给夏忠科12万元,分给周小波7万元。

  医药代表买处方数据有何用?

  在本案审理之前,杭州市中医院药剂科药剂师林康及该院计算机中心负责人金宪珊因帮李黎获取该院处方数据信息,总计受贿13.4万元(其中金宪珊分得9.55万元),分别被判刑。同样为李黎获取医疗处方数据提供帮助的省中医院信息中心工作人员陈刚,个人受贿达9.92万元,目前陈刚已被另案处理。

  在此之前,西湖区检察院也对辖区几家医院管理信息的人员倒卖“统方”信息提起公诉。

  目前,药品要进入医院,事先都得通过招标程序。那么,医药代表又为何还要费尽心思弄到各家医院医生的处方数据呢?昨天,一位入行多年的医药代表陈先生向记者透露了其中的秘密。

上海知能医学模型制造中心温馨提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有侵权现象请联系管理员来删除。谢谢合作。